酒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酒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谷歌和苹果地图是如何绘制我们的

发布时间:2020-02-11 06:05:51 阅读: 来源:酒架厂家

整个地图都显示出来了..."在真正有用和令人毛骨悚然之间只有一根细线."在刚过去的几年里,在由世界技术精英们因Caffeine(谷歌最新搜索引擎系统,代号"咖啡因"而聚集的小型会议---这个会议决定着历史的进程---上面,谷歌已经用一种称作液态星系(Liquid tp://的精巧装置把大众给逗乐了.它由8块首尾相接排列成一个圆形的LCD显示屏和中间的一根控制杆组成.这些显示屏负责生动地展示从谷歌地图收集到的卫星图像,而人们可以通过控制杆操纵三维"飞行",这样当你在液态星系里面漫步时就像在驾驶自己的私人UFO.在里面,你可以快速逃出黑暗的宇宙空间下降至海洋表面,也可以在沙漠上空低空巡航又或者查看摩天大楼的屋顶(这种幻像是非常真实的,你的腿都有可能打颤).你也可以俯冲到开普敦的街道上,辨别出湄公河的船只,又或者陶醉于南极洲的洁白世界.

当然,你不会这样做.不管你或我会做什么了,但是当你观察每一个人在第一次用谷歌地球的时候,就会发现他们都做了同一件事情------穿过大陆俯冲向他在纽约郊区长大的房子,然后去看看他们熟悉的街道.如果我们得到了一个之前我们从来没有想象到的机会让我们去探索遥远而陌生事物时,我们更想看的往往是我们自己.

液态星系的更新就像是世界绘制地图领域里的标准,尽管它现在在本质上依旧是陈旧的骨架.不过谷歌现在已经有一个更大的计划了,他们已在6月份透漏"军用级侦察机"已经启用飞行,纽约市参议员查尔斯·斯舒默(Charles Schumer)同时声称将提供世界上各大城市更为详细的3D影像. 他们同时展示了"街景旅行者"(一种街景拍摄装置它由一个庞大的背包,一根电子杆,几个1,500万像素的相机组成,电子杆的一端固定在背包上面另一端固定着相机,这样操作者背上它就可以从登山小路,狭窄的小巷或者森林地面等地方捕捉到"越野"景象了.几乎每个月各种数据都会更新整合进谷歌地图:在六月,2,000英里带有桥梁和水闸的英国运河牵道和自行车道的图像已经上传完成.但同时谷歌在数字地图领域的统治地位也第一次受到了切实的威胁:苹果公司已经宣布将不会在iphone和ipad上面使用谷歌地图,而是用另一个软件取代它,并且苹果方面在All Things D的技术博客中谈到"我们将会超越它的".

"老实说,在绘制地图方面,相对于文艺复兴时期的手绘地图,我们看到了一种有着深远意义的改变,"伦敦大学地图研究历史学家杰里.布罗顿(Jerry Brotton)说."当时已经很伟大了.但现在更伟大."绘制地图方式的转变使得人们从地图中收获了更加多的信息,而无处不在的数字地图的发展则加速并延伸了这种趋势,当然,它同时也改变了地图在我们生活之中所扮演的角色.

将所有的东西都放进去的传统的一对一的比例尺世界地图在文献史上是一项值得尊敬的设计,刘易斯.卡罗尔(Lewis Carroll)和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Jorge Luis Borges) 在这方面的工作中最负盛名;而在电影哈利波特里面,霍格沃茨魔法学校中有一张地图,它可以实时地显示学院里每一个学生正在做的事情. 但是在街景旅行者和液态星系面前,科幻小说中的地图似乎有点不够荒诞---改变详细程度似乎是这类地图唯一能够改进的地方.事实上地图与我们现实世界的界限正在变得模糊:当谷歌眼镜(现在处于产品演示阶段能够给我们指引方向或者将我们正在看的餐馆评论信息直接投放进我们视野中时,"地图"一词的意义是否已不覆从前了?当布罗顿(Brotton)在研究他即将出版的新书<蕴藏在十二张地图中的世界史>时,有时他会向谷歌的员工提及书中博尔赫斯和卡罗尔所提出的的"一对一地图"的想法,但是对于谷歌的员工来说,他们并不觉得那样会特别的富有智慧或是吸引人的.

"哦,是的"他们会那样答复,并且实事求是地说."我们可以制作那种地图"

对于我们大部分人来说,拿出智能手机帮助我们寻找去开会或者去酒吧的最快路线现在是一件再普遍不过得日常习惯,却曾被认为是一个很愚蠢的想法,但近几年它成为了可能.谷歌地图在2005年推出---"那是一个分水岭,"地图绘制公司Axis Maps的创办者大卫.海曼说."在之前,我们只能通过旧式地图寻找事物---那其实就是一个下载了静态地图的界面而已.但是当谷歌地图向我们走来后,你忽然觉得自己置身于一个无缝互动的环境中."它使得用户自己"编程",在谷歌地图上建立新的位置信息来覆盖其他信息成为了可能:用户可以发布有关出租公寓或者讲述世界战争史的课程又或者在格拉斯哥(Glasgow英国城市)中最好的印度餐馆的信息.

早在先前的几年,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贝林就着迷于美国新闻网报道伊拉克战争时所用的卫星缩放地图.这些地形的地图由美国中央情报局协助创办的公司Keyhole提供.不像我们大多数人,佩奇和贝林有足够的基金为他们所着迷的东西付出行动:他们收购了Keyhole,并且解散了公司的软件业务然后又重新把它们包装,并以谷歌地球的形式于2005年推出."他们说他们之所以买下Keyhole是因为它看起来很酷"布罗顿说."但是在我看来他们一定知道他们买了什么.他们用很煽情的方式买下了它并且称它为'地球'---'谷歌世界'听起来像是帝国主义.但是他们知道他们买下的Keyhole将是搜索业务一个不可或缺的部分."

事实上,我们有一种感觉:绘制地图就是谷歌公司的主要业务.这家公司喜欢谈论诸如地图或地球的服务就好像在拿它们娱乐一样---作为试用他们首发搜索框的回赠是简洁的地图界面和用户免费使用.但从某种意义上讲,一个搜索引擎试图绘制世界地图---然后当他们把那个虚拟世界和真正的现实世界联系在一起时,商机就会瞬间爆发.我们搜索餐馆,医生或者出租车公司的信息结果有着更深层的意义---当广告客户在地图上获取相关地理信息后他们将会获得丰厚的利润.而最为重要的问题是:这样到底是好是坏取决于你自己的观点.当你在这个世界上使用拥有GPS定位功能的智能手机查询地图时,你不仅仅是访问了谷歌或是苹果数据库商店,同时你也加入了他们的地图绘制系统.

究竟这些公司收集到了哪些信息,他们又用它来做了什么一直以来备受争议.但是我们很容易抓住其中基本的商业谋算:你的手机越是精确的定位你的位置,你越容易去在你所经过的路上投放广告的商店中消费.(谷歌上的广告早已进行了地理定位.)这里没有技术上的原因,可能当以便宜的电话账单作为回报时你就不会同意选择显示两点之间的最快路线了,但是,即便是最快的路线也至少会通过一家星巴克.只是如果你用谷歌眼睛看世界时,是谁决定了你看到的更为真实的数据---他们为他们的这种权力支付过报酬么?GPS结合和新的室内定位系统,他们用手机以及其他的手机数据可以更为精确度跟踪手机,这样商店就可以更加容易的确定顾客走动的线路从而每天的调整商品陈列以获得最大收益.

"地图正在绘制着我们的生活",曼彻斯特大学人文地理学的高级讲师马丁.道奇(Martin Dodge)说."我不是偏执的多疑狂,但我真的很怀疑看起来无害而中立的产品.然而,它似乎已经吸空了本来具有多样性的行为态度的数据"

这就是为什么媒体在面对地图时会同技术狂或者怀疑论者般产生惶恐的情绪并且觉得隐私更是放错了位置."在你家后院中烤肉或是日光浴本不应该是一件公开事件,"纽约参议员查克.舒默在一项声明中说."人们应该免于自己在家时遭受偷窥狂运用高科技侵犯他们隐私的担忧."在德国法律便同意个人提出在街景地图中模糊到他们家景的要求.("你在用数字技术亵渎你的城市,"新媒体评论员杰斯.贾维斯愤怒地说)肯定的是,这场辩论十分重要.但是很难就空中拍摄偶然拍到你家花园的照片说成一件很大的事情,因为装在你口袋里的手机无时无刻不在收集着你移动过程中身边的图片.

谷歌和苹果坚持认为---貌似很有道理---他们对任何人的个人信息不感兴趣:真正的商业价值在于他们能从收集到的各种信息中整理出所需要的图像.但是你是不会在还没有完全使人安心的情况下被原谅的.然而不管怎样,在新一代地图中因为其他人发现我们的某些事情的担忧或许并不是最令人感到头疼的,更令人昏乱的观点是当地图通过采集到的数据反过来重新塑造我们的空间意识,操纵我们的旅程,缩小我们在线搜索的范围时,谷歌和苹果地图可能不仅仅是在观察着我们的生活,在某种意义上更是在扮演着指导生活方向的角色.

"在真正有用和令人毛骨悚然之间,你正驾驭着一根很细的线,"在科罗拉多州阿斯本思想节 (Aspen Ideas Festival) 的会议上谷歌首席地理空间信息技术师怕杰斯(Parsons)说.

对于某些人来说,渗透进我们真实世界中的无处不在的地图引发了更多模糊不清的带有哲学色彩的担忧.当地图总是在我们口袋里或者逐字的显示在我们眼前时,我们是否失去了漫步或者迷路的能力了?如果我们总是盯着我们的手机又或者不断的寻找我们将要到达的地方的信息时,我们岂不是跟我们身边的世界脱节了?停下来问路是否有它独有的裨益---对于我们当中大部分人来说那种经验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可会完全消失?

绘图师们似乎不这样看待这个问题."我认为事实上这样更容易迷路,"海曼说."现在当我去到一座新的城市时,我会毫无顾忌的去到我想去的任何地方,因为我认为我可以毫不费力的返回出发点."布罗顿也谈到,上述我们正在失去与现实世界联系的观点是站不住脚的."事实上下面的问题更令人感兴趣."更重要的问题是:是谁控制着那些我们越来越依赖的特制过滤器?"谷歌和苹果曾说过他们想要更多的控制人们生活和想象的空间."

那到底哪个讨论可以带领我们走进问题的核心?我们可以很轻易的假设地图是客观的:一张好的地图只是精确的描绘外在的世界的工具而已.但是,这种想法是错误的.每一平方英里的土地都可以用无数种方法来描述他们:通过它的自然特征,气候条件,社会经济状况,或者你可以从商店里买到有关资料.传统而言,只有国家和它的军队才会对地图感兴趣,因为他们是地图的绘制者,并且主要是军队在使用这些地图.(如果你有更好的地图,你就更容易赢得战争.英国全国地形测量局的标识中至今仍保留着18世纪陆军部的相关图像.)但现在,地图的功能正在转变.制图馆长露丝.菲罗斯曾说道:"每张地图都是生活中他或她探寻世界的指向标."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当我们通过设在加州的少数大公司的眼睛观察世界的时候这个世界将会发生什么?当然你也不必像一个怀疑论者又或者像是反公司的"十字军"般怀疑他们会通过他们的价值观念和利益导向来塑造我们的生活方式.

海曼说,他们经常在鸡尾酒晚会上被问到是否还有剩余的绘制地图工作还没做完:我们已经将整个地球的地图画完了,不是么?恐怕没有比这个问题更容易令人误解的了.我们才刚刚开始领会生活在一个充满地图的世界中意味着什么---同时,在这个世界中,我们也正在用地图"绘制"着我们自己.

文章来源:

(责任编辑:刘芬)

中山筹划税务案例分析

中山筹划税务师

深圳工作签证查询

工商税务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