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酒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厦门部分珍贵文物古迹无人管日常维护管理不足几近荒废-【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2 16:28:11 阅读: 来源:酒架厂家

中华文化发展繁荣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条件。保护历史文物是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必然要求。

然而在城镇化发展之下,许多文化保护遗产岌岌可危——记者通过走访发现,我市岛内外的部分文物保护单位就面临身在所谓保护光环下,却未得到合理的日常维护和修缮,有的甚至几近荒废。

施琅绩光铜柱坊被乱涂乱画。

第七批省级

文物保护单位

施琅绩光铜柱坊 地点:同安环城东路

保护范围盖起房屋,牌坊周边遭“蚕食”

汽车维修店紧挨保护文物。

同安环城东路上,一座古色古香重檐仿木楼式结构的古龙坊立于路边,上檐镶有镂空“恩荣”圣匾,正面镌刻“绩光铜柱”,近300年的历史没有盖去牌坊精细浮雕的光彩,反之时间愈久,古韵愈发悠扬。

然而,这座厦门地区规模最大、保存最好的清代石牌坊,周边保护范围却正被“蚕食:记者昨日在现场看到,一堵围墙直接立于牌坊正后方不到5米的位置,而将镜头拉远,临牌坊不到十米就是一家汽车维修店的大门,大红色的店招与牌坊的古色古香形成鲜明对比。

周边建筑物的“紧逼”,令“绩光铜柱”坊的保护范围逼仄不堪,同时也令文物景观大打折扣。事实上,这样的做法也违反了相关文化遗产保护规定——记者从福建省文化厅网站上了解到,2009年11月,“绩光铜柱”坊正式成为福建省第七批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列入古建筑一类,按规定,其保护范围为坊四周向外延伸30米。

第二批市级

文物保护单位

胡贵墓 地点:思明区洪莲中路附近

杂草丛生垃圾乱丢,清代墓园被“遗弃”

胡贵墓园里杂草丛生。

如果说“绩光铜柱”坊被逐渐被“蚕食”,那么位于岛内的胡贵墓,就几乎可以说是“没人管”了。

昨日记者来到洪莲中路,站在这个清代提督墓园前,墓园大门前的空地被旁边一家汽修店占着用来洗车,洗车设备就摆在墓园大门口。墓园的红色大铁门被死死锁住,外人无法进入,但透过铁门,看到的墓园全景却是一片衰败。正前刻有“马鬣仙踪”四字的石坊,旁边全被杂草包围,而靠近大门的草地却又几近光秃。

不仅如此,整个墓坪四处散布着垃圾,荒草丛生,连墓碑前的石阶都完全被青苔和荒草覆盖,有人还在墓园中挂起晾衣绳晾晒被子。

与荒芜景象成对比的,是红色铁门外车马喧嚣的世界,胡贵墓像是被遗弃的孩子一般,“遗世独立”之下,是残破和凋零。

“这里早就没人管啦!”门口洗车店的一名伙计说,墓园没有管理人员,除了有人偶尔过来瞧一眼之外,胡贵墓几乎是无人问津的状态。

第一批市级

文物保护单位

明代古城墙 地点:思明区园南小学附近

昔日抗倭古战场,今成免费停车场

明代古城墙如今变成停车场。

在思明区园南小学附近,有这样一段明代古城墙,参天古榕,摩崖石刻,第一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本该带来络绎不绝的游人,如今却被人遗忘——百年古榕下成了停车场,断壁残垣当中尽是垃圾。

穿过旮旯民房,明代古城墙就在眼前,但首先映入眼帘的并非古榕,而是几台轿车:虽然前有一扇铁门封闭,但车子不知道为什么依然停放于古城墙之下。而在车子不远处,伫立的便是“厦门城遗址”石碑,上面写着“于一九六一年一月公布为第一批市级文物保护单位,于一九八二年三月重新公布。”落款是1984年12月。此外,离石碑不远,是一个小亭子。下面是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在1994年落的一块“重修厦门城墙碑记”。

沿着古城墙而上,地面满是厚厚的落叶,落叶之间还隐着点点生活垃圾,让原本就经时间腐蚀的明代古城墙更显颓败。

“曾经听说要再修缮,甚至建成公园,可现在都没影子,就连管理人员也少见。”附近一家小卖部的老板娘告诉记者。

>>困局

相关人士:

管理力量不足

日常维护成问题

直击这么多文物保护单位正渐渐失去保护,情况绝非个别,那么这就让人不得不想到,站在宏观层面来说,我市文物保护单位的管理是否遇上难点或瓶颈?

厦门市文广新局文博处相关负责人指出,我市文化遗产保护存在缺陷,归根结底还是管理体制不完善,致管理力量严重不足的问题:国务院发布相关通知当中曾明确要求,各级政府必须建立文物保护协调机构,《文物法》对此也有相关规定,可是到目前为止,除了同安区之外,我市其他各区都没有设立专职的文物管理人员。“基层力量相对薄弱,给文物保护工作带来很大困难。”该负责人用数字形象表示,我市目前共有2000多个文物保护单位,但在市级层面的专职保护人员仅有5个,一相较,悬殊显而易见。

对此,文管部门也设想过解决方法,该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曾经想通过民间力量对此情况进行改善,聘请一批业余文物管理员,保障文物保护单位的日常维护,然而,由于经费问题这一设想又“搁浅”。

对此,同安文史专家颜立水表示与文物保护的关注程度密不可分。他认为,历史文物古迹若是成了“可管可不管”,管理力量以及经费必定无法保障,“这样的状况下,历史文物可有可无,保护便无从谈起了。”

>>链接

名人故居

曾多次遭贼手

在我市,文物保护单位除了存在立于保护之外的现状外,部分还曾经遭遇人为破坏,本报就曾经报道,我市多个名人故居就遭遇梁上君子。

陈化成故居就是其中一个。作为涉台古迹、文物保护单位的陈化成故居于2012年4月被撬开,好在故居里已经没有牌匾这些轻便的老物件,剩下的重点文物如石板床、旗杆石一两个人轻易拿不动,小偷只偷走了少许租户的现金,便悻悻而走。

数控折弯机

美家淋浴房

半自动点胶机

水溶性酚醛树脂粉

b2b信息布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