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酒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乔布斯成就的经典永远的1984

发布时间:2021-02-01 12:12:17 阅读: 来源:酒架厂家

苹果公司前首席执行官史蒂夫·乔布斯已经于本周四(2011年10月6日)去世,享年56岁。苹果公司官方网站首页目前已换成乔布斯大幅照片,以及“1955-2011”字样。网站发布的消息说:“苹果失去了一位富有远见和创造力的天才,世界失去了一个不可思议之人。”

这是几个月前写的一篇文章。以此悼念这位刚刚离世的天才。

“把每一天都当作生命中最后一天去生活。”这不是某位成功人士在故弄玄虚地摆弄人生的哲理,而是病人史蒂夫·乔布斯的真实生活写照。

他静静地躺在手术台的中间,在四架医用无影灯的逼视下,顺从地接受着旁边一群白衣人的各种安排。

他从来就是一个叛逆者,从外表到内心,都显示出一股强大的对抗力量。这种力量被无限施展,唯一的理由就是,他无法接受命运主动权被剥夺的残酷现实。然而,这一次,他显得如此顺从,显得如此乖巧,似乎已成为了不一样的另一个生命体。

“有一天早上医生将一个内窥镜从我的喉咙伸进去,通过我的胃,然后进入我的肠子,用一根针在我的胰腺上的肿瘤上取了几个细胞。”2005年,在斯坦福大学的毕业典礼上,他以一种一种超然脱俗的心态回忆起了这次手术。

“那是我最接近死亡的时候, 我希望这也是以后的几十年最接近的一次。”他继续以一种平静的口吻说道:“没有人愿意死,即使人们想上天堂,人们也不会为了去那里而死。但是死亡是我们每个人共同的终点。从来没有人能够逃脱它,也应该如此。因为死亡就是生命中最好的一个发明。它将旧的清除以便给新的让路。”

在这个时候,他对死亡的超脱,让大多数人以为,他更像一个在精神世界孜孜奉献的宗教领袖,而不是一个正在带领一个数万人团队,为开发出最让人眩目的大众电子消费品而忙碌不已的企业家标杆。

他就是史蒂夫·乔布斯,苹果公司的创始人兼CEO。由于他对疾病与死亡的超脱,已经被他许多中国粉丝戏称为“乔不死”。

不一样的“1984”

如今,乔布斯的身体状况比乔布斯本人更能容易引起公众的关注。甚至于,人们对乔布斯生死关注程度,已经远远超过对美国总统下一届候选人是谁的关注程度。

2011年2月18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宴请科技界领袖。苹果首席执行官乔布斯、谷歌首席执行官施密特和甲骨文首席执行官拉里·埃里森、Facebook 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等IT大佬都参加了此次宴会。

然而,宴会过后,大多数人却不再讨论,奥巴马这次宴会背后的政治意义;不再猜测,奥巴马此举是否意味着又要推行一次大的科技产业变革,以解决自次贷危机以来,让美国经济饱受压力的失业率居高不下的问题。大家更多地把目光焦点聚焦在出席此次会议的乔布斯身上——他是否如某些报纸所传言的那样,已经处于病危状态,只有6周生命了?

许多人都在思考,如果乔布斯真的离开了这个世界、离开了苹果公司,那么他所引导的电子娱乐消费革命的轨迹是否会发生偏离?

很显然,乔布斯的身体状况,已经成为人们判断苹果公司股价走势和电子娱乐消费产业未来走向的一个风向标。但人们在做出这个判断时,实际上割裂了乔布斯与苹果公司的整个成长历程。

不可否认,乔布斯对苹果有着深深的影响。但自从2004年,乔布斯接受胰腺癌切除手术后,关于乔布斯身体每况愈下传闻,从来就没断过——2008年8月28日,彭博社甚至提前为乔布斯发出了讣告。但苹果公司在无数次打破这些传闻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在乔布斯的领导下,业绩实现了稳步攀升,并在2010年9月,成功实现市值超越微软成为全球市值第二强的世纪目标。

从已经公开的关于乔布斯病况报告来看,乔布斯所患的疾病并非严格意义上的胰腺癌,而是胰岛细胞瘤。胰岛细胞是胰腺的内分泌部,它散在于外分泌部之间,可以分泌多种内分泌激素,调节人体代谢功能。也就是说,对乔布斯生命状态形成挑战的,主要是生理层面的内分泌失调,可很早以来,在乔布斯身上存在的心理层面的“内分泌失调”就对苹果公司的走势产生着致命的影响。

尽管早在1980年,苹果公司在美国上市,公司股价一路上升。乔布斯也和自己的创业伙伴沃兹尼克一举成为亿万富翁。乔布斯因此第一次上了《时代》周刊的封面。那时,年仅25岁的乔布斯就已经成为享誉全美国的“IT神童”。但真正让乔布斯成为世界宠儿的,还不仅仅是乔布斯让人目眩的财富暴增过程,而是乔布斯在推出麦金托机后,在世人面前公开发布的“1984宣言”。

这个宣言深深打动了每一位为个性与自由而与当局做出过激烈斗争的美国年轻一代。

这一宣言,让美国观众一下子形成了苹果是可以与IBM相提并论的IT领袖的心理定位,加快了个人电脑革命的进程,促使美国IT产业进入了一个新纪元,也奠定了乔布斯在美国年轻人心中的领袖地位。而也正是这个宣言,暴露出在乔布斯心理世界存在着严重的外部对抗情结与内部分裂迹象。

“控制了过去,就控制了未来;控制了现在,就控制了过去。” 乔治·奥威尔用一句经典的语言,揭露了乔布斯所处时代,大多数人在精神领域所面临的困境。作为一个被亲生父母所抛弃的被收养儿,尽管养父养母竭尽全力,让他在物质上得到满足,甚至花光了所有积蓄,把他送进学费昂贵的私立大学——俄勒冈州波特兰市的里德学院。但典型蓝领出身的养父母,却不可能成为从小叛逆并且天分异常的乔布斯真正的心灵启蒙者。

因为亲生父亲的不负责任,因为亲生母亲的无能为力,乔布斯只能接受被领养的命运。这让幼小的乔布斯深深感到,由于无法“控制过去”,而对未来的不确定性产生了近乎神经质似的恐慌。

乔布斯竭尽全力,带着苹果,挑战IBM在信息世界独一无二的霸主地位,就是因为,乔布斯指望借助IBM忽视个人电脑市场这一错误决策,来抢占一个先机。乔布斯希望通过占领新兴的个人电脑市场,来从根本上打破IBM对信息世界的垄断。这对他来讲,是一个很好的通过“控制现在”,以“控制过去”的绝佳历史机遇。

1984年1月24日,麦金托机正式面世时,乔布斯又让麦金托机自己发表了一段别出心裁的“自我介绍”讲演,这段演讲直指IBM笨重无法便携的弱点,以一句“不要信任一台你提不动的计算机”的口号彻底宣告个人电脑时代的全面到来。

从那以后,麦金托机的订单源源不断。麦金托机的出现也让IBM不能不选择正视自己的错误,开始寻找另外一条道路,来实现对苹果的反扑。

一切都显得那样的美好,历史的轨迹似乎已经迈向了苹果“1984宣言”所描绘的那样:在麦金托机成功面世的影响下,红色的,色彩鲜明的,充满美感,而又身姿矫健的充满朝气的苹果,已经彻底打碎了灰色的,暗淡无光的,在机械化束缚下已经开始走向没落的“老大哥”IBM。

但很快,充满朝气的苹果,却被“老大哥”在另外一个朝气蓬勃的微软的帮助下,遭遇了一次又一次的打击。而这种境况的根本性原因,就在于在乔布斯身上存在着一个致命心理缺陷,而这个缺陷,大多数时候都是以“1984宣言”中的“1984情结”来显现。

那么,乔布斯的“1984情结”本质是什么?“1984情结”对乔布斯本人的心理状态又产生过什么样的影响?“1984情结”在乔布斯的人生起伏过程中产生过怎样的作用,又是否对乔布斯现在所面临的死亡危机有过直接或者潜在的影响?“1984情结”又如何使乔布斯成为一个“苹果”中的异类分子,时而是人见人厌的“魔鬼”与“暴君”,时而又是人见人爱的“救世主”?“1984情结”又如何帮助乔布斯走出的早期的一日千里,走出了成长期的动荡不安,走出了转型期的凤凰涅磐,直到现在的虎虎生威,鸿“兔”猛进?

再见,“1984”

“所谓自由就是可以说二加二等于四的自由。”

奥威尔在《1984》中,抛出了许多的悖论。这些悖论就像一道又一道的枷锁,控制着人们的思想,也让许多人在极度的精神束缚中走向了癫狂,甚至自我毁灭。而这种现象并不仅仅存在于《1984》这个虚拟世界,也存在于乔布斯,以及乔布斯亲手缔造“苹果帝国”这一现实世界。

乔布斯的一生,基本上表现为一个充满着创新企图的偏执狂,为了实现将理想中的“美丽画面”展现在众人面前,而与追求安定与平稳的同僚或者受众在精神与行为上形成不断拉扯与对抗的一生。

在乔布斯心中,拥有一股强大的心理潜能,这种潜能从表面上看,是“改变世界”的雄心壮志,从本源上分析,却是出于对外部世界中各种潜在危险的深层次恐惧。

这种恐惧最早表现为“弃儿”身份让乔布斯始终存在着一个巨大的心理阴影。这种心理阴影,使得乔布斯在各种场合都表现得颇为偏激,而这些偏激行为背后,表面上看,是乔布斯宣布与外部世界的对抗与决裂,通过这种异化的对抗行为,来凸显自己独特的智慧与地位,而这一切其实都只能归咎为乔布斯对父母抛弃自己这一行为给自己带来的巨大心理创伤的鞭挞与抨击。

乔布斯渴望改变一切,只是为了让周围人知道自己的存在,让周围人肯定自己的存在,让周围人从内心中拥护自己的存在,而这种动机的根源只有一个,那就是乔布斯始终无法弄明白:为什么亲生父母要抛弃自己?

被亲生父母抛弃,让乔布斯感到被世界所抛弃的巨大恐惧,这种恐惧让乔布斯内心深处产生巨大的自卑感,而这种自卑很快被内心中另一股强大的自我保护与自我展现的心理潜能所扭曲,在两股力量的交织作用下,使乔布斯成为了“嬉皮士”与“极客”的复杂结合体。

一方面,力图通过“嬉皮士”的着装,来显示对外部世界的否定;一方面,力图通过各种创造性手段,来加强对外部世界的控制。这种既害怕与外部世界联系过多,而让自己内心深处的脆弱,被外部世界所感知,而再次遭到外部世界的抛弃,又担心与外部世界联系过少,不能形成对外部世界的有效作用,从而被外部世界所孤立,这种复杂的心理状态,让乔布斯始终处于被两种力量拉锯的漩涡中心,而这种漩涡效应,就构成了乔布斯“1984情结”的主体框架。

在乔布斯的“1984宣言”中,把苹果塑造为自由的化身,把信息孤岛的缔造者IBM树立成“老大哥”的反面形象,来做为“自由”的对立面进行批判。但乔布斯却不经意间让自己成为苹果内部的“老大哥”。

乔布斯,尽管没有用有形的“屏幕”来控制苹果内部,却在用无形的“屏幕”来控制着与苹果有关的全部。

乔布斯本身是自由的崇尚者。乔布斯始终把自己当作一个当仁不让的救世主,不仅是苹果的救世主,也是世界的救世主。

在乔布斯看来,自己所做的一切就是尽可能利用苹果公司这一平台,来实现把用户从IBM的信息与科技孤岛中解放出来,让用户获得更大的自由,而事实上,乔布斯想给用户的只有使用苹果的自由。

在乔布斯看来,自己所做的一切就是尽可能利用苹果公司这一载体,来实现让每一个员工充分展示自己对使用新技术、设计新图案、开发新产品方面的天分,让所有技术天才的创造潜能得到最大施展,而事实上,乔布斯想激发员工的潜能只是按照乔布斯再现乔布斯理想中的完美图像的潜能。

乔布斯,试图只给用户使用苹果的自由,只激发员工成为再现自己灵感附属体的工具这方面的潜能,这一明显带有悖论式的思维逻辑,给自己带来了巨大的混乱,也让苹果公司陷入了巨大的混乱。

尽管,乔布斯一直在否认,但越来越多与苹果有关的人和组织感觉到了,由于乔布斯内心的混乱,对苹果公司未来发展的巨大局限与阻碍,并且开始做出各种努力,试图把乔布斯限制在一个不会对公司进程产生巨大干扰的狭小空间内。但他们大部分努力都被强大的“乔式力场”所压制。就像《1984》中所描摹的那样,人们越是感觉到屏幕背后的“老大哥”给人们生活带来了种种限制,就越能感受到从屏幕中所传递的来自“老大哥”的巨大压迫力。尽管,没有人能确切感知到“老大哥”力量的真实来源,却又不得不屈服于“老大哥”背后巨大的漩涡效应。

乔布斯的混乱,一方面破坏了苹果内部的秩序,一方面又压榨着苹果内部的执行力。在乔布斯无穷尽的压迫下,苹果朝着前方努力狂奔着。然而,狂奔过程中,没有人敢确认自己是否走在一条正确轨道上,大家既不知道未来方向是什么,也不清楚在下一个时间节点能否找到一个合适的落脚点。

在乔布斯的影响下,人们始终处于一种灼热状态,但没有人能真正获得安全感。这一点也在苹果公司的整体业绩走势上得到了有力的佐证。一方面,麦金托机面世,让苹果一下子品牌影响力得到了飙升,另一方面,由于配套软件开发总是落后于用户的实用需求,让麦金托机多少成为了一个中看不中用的摆设。而反倒是IBM的黑砖头,由于选择了与微软等软件开发商的捆绑,在经历了短暂的沉寂之后,又重新占到了先机。

早在1982年,那个时候尽管苹果II销售业绩良好,但投入了巨大资金的“丽莎”和麦金托的研发进展始终不如意,而且乔布斯事事插手的毛病已经在苹果内部制造了很多的人事矛盾,这已经让董事会感到危机。由于乔布斯的强行介入,麦金托机的初始创意人杰夫·拉斯金已经与乔布斯公开决裂。由于合伙人沃兹在公司享有非常高的地位,也一度引起了乔布斯的嫉妒,让本来亲密无间的两个好伙伴在一段时间内陷入冰点。

123

nk干细胞有副作用吗

nk免疫细胞是什么

什么癌可用生物免疫治疗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