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酒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死亡游戏在等你-【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4:13:03 阅读: 来源:酒架厂家

我叫汤姆是个舞台策划人,在话剧院上班,我们话剧院加上我,也就十几个人,剧团也不大,从我来到话剧院,就没见过这里的老板。

听同事们说∶"他们也没见过,工资好几个月没发了,财务室也说:"没钱了,找不到老板’,我们和他们欠的有合同,钱不怕要不回来的,我接着说:"额!我来这里还不到一个月呢,到了晚上,下班了,肚子有点疼,和同事们打完招呼,去上厕所了。

上完厕所出来,看到看门的,正要锁门,我快速的跑了过去,大爷等下,我刚上厕所了,没提前和你说,实在不好意思啊,大爷笑着说:"没事小伙子,走吧。

我客气的从兜里拿出烟,给大爷让了一根,大爷您抽根烟,大爷接过烟,点上后问,小伙子在这上班,一个月多少钱啊?

我平静的说:"财务室告诉我一个月四千多吧,我还没到一个月呢大爷,对了大爷,我们老板你见过没有啊?对方沉着脸说:"见过倒是见过,就是……,我忙问:就是什么?‘

对方换了口气说:"那老板看上去好可怕,脸上全是刀疤,眼睛睁的很大,眼神看上去很凶,我紧张的说:可是我听同事们说:"他们好几个月没发工资了。

老板他们也没见过啊,财务室也说:’也找不到老板了,这时,对方告诉我,那老板很色,前几个月和剧院一个女的,叫小丽,新来的,就勾搭上了,小丽每次下班,那老板都会来接她,而且还不顾忌周围的议论。

可是就在几个月里,两个人就突然消失了,女的也没来上班,我忙问,那他们去哪里了?对方突然说:"我怎么知道,我忙:对不起啊大爷,我看了看表,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啊大爷。

回到家中躺在床上,始终觉得这个话剧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还有那个老头,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还有那个老板和那女的为什么又突然消失的呢?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到了第二天我来到剧院,干完策划工作,在一边坐着,这时我听到有两个人再说:"你知道吗,昨晚那个看门的老头死了,听说死的样子很吓人,脸还用刀子割了割,我心里顿时很不舒服,因为我觉得太不寻常了,昨晚还和那个老头笑着聊天呢,今天就死了,而且脸还用刀子割了割。

到了晚上,下班的时候,同事们都走了,我看到看门的,就等着我锁门,我走了过去,让了根烟,装作什么不知道,为了多知道点事情就问:喂!大哥怎么换人了?对方说:"今天剧院打电话让我来的,听他们说:"这里看门的死了,我就来了。

之前我来应聘过,他们说有人了,暂时留了电话,真没想到这好好的人,怎么突然就死了唉!我忙问:你们认识吗?对方带着哭腔说:我们是老乡,两个村离得都不远,那你老乡是怎么死的,知道吗?

听法医鉴定是自杀,我听完后,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节哀顺变大哥,人总有不顺心的时候。

我回到家中,始终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自杀啊?好端端的一个人,虽然我犯不着为这个事烦心,可是我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很想知道。

半夜我被噩梦惊醒,梦里一个满脸刀疤的中年人,恶狠狠的眼睛,对我说:"小子你别多管闲事,小心老子要你命三千。

到了第二天去上班,我问剧院的人,有人知道老板的电话吗,有人说:"去财务室,财务室知道,我跑到财务室,要了电话号码,我打了过去,对方占线,我又打了过去,还是占线,算了晚上下班再说吧。

今晚下班比较晚,都快到半夜了12点了,这时我拨通电话,这次居然通了,对方接到电话,没有说话,这时我,喂,喂,在吗?对方还是没有说话,我心里有点生气了,你是哑巴还是死人啊?不会说话?

这时对方开口了:想要钱,来冈田工厂,我猛的一想,冈田是一个废弃的工厂啊,并且那个地方都没有住户,他为什么要选一个废弃的地方约我?我突然想到,那老头死的模样,难道他像杀了我吗?

想到这里,我哆哆嗦嗦的问:"你怎么知道,我问你要钱?为……为什么要在那里见面?对方低沉的说:"如果你不想要钱,就不要来了,我心里想了想,我一个年轻人,他一个中年人我怕什么,该不会她隐藏了几个人,等我到了,那个地方,就把我杀了?

但是想到房东天天催我交房租,还看不起的说:"没钱就不要住,下个月再交不上就给我滚蛋,我不想让别人看不起,我咬紧牙吃,怒火已经上来了,好,我答应你,现在我都十二点了,我估计要半个小时后到,对方依旧低沉的说:"好,我等你。

挂完电话,我骑着自行车,就往冈田工厂的方向去,在路上,我觉得周围太安静了,前方都是黑漆漆的,幸好有月亮还能看到路。

>>

骑着骑着,突然有一只乌鸦,飞到我车子,前边的握手上,对着我咕咕呱,咕咕呱的叫着,我吓的,啊……的一声从自行车上摔了下来,我往车上看,乌鸦不见了,瞬间浑身鸡皮疙瘩起来了,看着黑黑的周围,没有一点亮的地方,觉得好没安全感。

我扶起车子就要继续走,感觉手上粘粘的,透过月光看着是黑色的,我闻了闻,顿时就吐了,卧槽啊,谁她妈拉的屎,真缺德,真她妈恶心。

可是兜里又没纸,用手在地上擦了擦,闻了闻还是有点臭,也没办法,又没水和纸,扶起车子继续走,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到了,这条路,一般骑车半个小时就到的,但是路太黑,看不清路所以慢了好多。

到了冈田工厂,看到前边有一个人影慢慢的走了过来,我看了看周围,有什么人没有,还好,就他一个人,走进一看,透过月光他的脸上全是刀疤,没有一个块像样的肉,我哆嗦着问∶你……你是张老板吗,老板姓张,对方的嘴似乎都没动,是,我就是你的老板。

我紧张的说:"你……你把钱给我吧,我现在就要走,我……我还有事,对方的嘴根本就没动,但依旧听到,不急,我们来玩个游戏,’如果你赢了,我把钱给你,你就可以走了,如果你输了,就要留在这里,游戏是…,你问什么,我答什么,游戏开始。

我哆嗦着说:我不要玩游戏,你快把钱给我,对方低沉着声音,一字一字的说:"我不要玩游戏,你快把钱给我,重复着说。

现在就开始了?我还没问你呢,对方重复着,现在就开始了?我还没问你啊,我有点害怕了,我就问:"你为什么不给我钱?为什么欠剧组的钱?对方还是重复着说,你为什么不给我钱?为什么欠剧组的钱?

我不要玩了,你快把钱给我,我要回家,对方依旧重复着说:我不要玩了,你快把钱给我,我要回家,你不要闹了,我不害怕你,你不要学我说话,你输了,你没回答我,快把钱给我,对方还是重复着,我现在内心快要崩溃了,心里想,这人是不是疯了?是精神病吗。

我实在受不了,我狂怒的说:你是神经病,疯子,疯子,我不玩了,我要离开这里,对方还在重复着。

我找到自行车,骑上就走,对方仍然站在那里,阴森森的看着我,我快速蹬着自行车,蹬着登蹬着,车链子有掉了,我又推着自行车奔跑着,主要是太害怕,一口气跑了很长一段路,这时,我坐在地上喘息着,把车链子弄好,骑上车继续走,我才不想在这里,逗留任何一秒钟。

过了不知道多久,看到前边有灯光,心里安慰多了,飞快的骑了过去。

到了自己住的小区,把车停在楼下,向后看了看,什么也没,赶紧上楼了,到了房间,倒了杯水,一口气喝了下去,坐在沙发上说着:这剧院不能待了,那个老板是个疯子,是个精神病,我要离开这里。

我刚说完,忽然我听到,我的背后,有个低沉的声音,重复着我说的话,我扭头看了看,是冈田工厂的那个疯子,对方接着说∶"你输了,你不许走,半夜之中传出了汤姆的惨叫声,啊…啊…啊。

事情发生后,剧院又少了一个人,不用我多说,大家也猜到了吧?没错就是汤姆,恐怖的是,汤姆死时的样子,也是满脸的刀疤。

作者寄语:你敢和我玩吗?你问,我答,哈哈!!

>>

最高警戒单机破解版

凡人修真

狂斩之刃内购破解版

卖个萌仙bt跳过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