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酒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南宋官窑博物馆镇馆壶王被指赝品-【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4:46:10 阅读: 来源:酒架厂家

被称为杭州南宋官窑博物馆的镇馆“壶王”——长沙窑大执壶,目前竟被质疑为“赝品”。近日有媒体报道,故宫博物院陶瓷专家杨静荣公开质疑长沙窑大执壶为赝品。昨天下午,南宋官窑博物馆为此召开了情况说明会。

“壶王”究竟是真是假?它的征集程序和鉴定过程是否存在漏洞?南宋官窑博物馆究竟如何解答公众质疑的焦点问题?

昨天(8月21日)下午1点,南宋官窑博物馆对此召开了情况说明会。目前处于风头浪尖的“壶王”长沙窑大执壶,是丁仰振先生于2005年捐赠给杭州南宋官窑博物馆的。2007年,杭州南宋官窑博物馆实施了二期扩建工程,设立了《中国陶瓷文化陈列》,展览中国古代陶瓷文物500多件,其中部分展品就是淮北市博物馆——中国隋唐大运河博物馆的名誉馆长丁仰振于2005年捐赠的。

由于馆方的“专长”是青瓷,对其他窑科的鉴赏水平不高,便组织了国内四名专家,对丁仰振要捐赠的物品进行鉴定。

杭州市南宋官窑博物馆原馆长张振常:我们当时就组织了,请了国家文物局古陶瓷鉴定委员会之一张浦生老师,他是古陶瓷研究会的副会长。我们浙江的青瓷专家朱伯谦,他是全国古陶瓷学会的副会长。朱戢是扬州文管会的办公室主任,也是古陶瓷研究会的常务理事。还请了北京故宫的一个冯小琦。四个人在淮北丁仰振的家里,我们足足待了三天时间。三天时间对他千余件文物进行了一个鉴赏。

质疑焦点之一:“壶王是否是赝品”?

杭州南宋官窑博物馆现任馆长邓禾颖说,博物馆方面不同意一些媒体关于“壶王”是赝品的这一说法。而文博界对文物的出土情况等信息提出质疑,是件常事儿?

邓禾颖:质疑是一个正常的学术范围的讨论。现在直接给它写成是赝品,性质就是完全不一样,就等于给它定性了。

质疑焦点之二:提出质疑声音的故宫博物院研究员杨静荣,是否亲手鉴定过“壶王”?

有记者问道,提出质疑声音的故宫博物院研究员杨静荣,到底来过杭州南宋官窑博物馆几次?

邓禾颖:他在电视里说他来过好多次,我不清楚,我只能这么说。我在馆里见到过他,是只有一次,而且那一次他至少没有跟我这个层面没有做过任何质疑方面的交流。这是一点。

杨静荣此前来到博物馆参观访问,对“壶王”没有提出质疑。

邓禾颖:隔着展柜看的。用最科学的说法是没有上手看过。

张振常说:参观过程中他从来没提出过不同意见,他当时没提出质疑的话,我们也会给他回应的。

质疑焦点之三:此前的参与鉴定专家是否公允?

另一家媒体提问道,据他们了解,参与鉴定的朱戢老师曾接受过丁仰振先生赠送的半片瓷,朱戢对丁仰振是否有偏倚?

邓禾颖说:这个事情我们不清楚,因为我们没有听说过。整个过程透明度都是很大的,而且程序也是规范的、严谨的,他们四位专家首先都是表达了统一的意见,我们才采纳,把它征集的,所以我们认为整个鉴定工作是严谨的,也是规范的,也是合法的。

质疑焦点之四:在业界是否早就存在关于“壶王”真伪的质疑?

媒体提问,2006年浙江德清窑发掘的过程中,开了一次会议,有很多专家当时对“壶王”提出质疑,博物馆方面是否知道这一事情?

邓禾颖回答道:这个是不可能的。为什么?当时我跟张馆长都是参加这个会的,当时的专题性是非常强的,就是讨论原始瓷的。我们都是在的,会议上根本就没有作为一个正式的话题提出。

邓禾颖说,杨静荣先生若是有质疑的话,应该跟博物馆方面进行正常的学术交流:

邓禾颖:我觉得这是作为陶瓷业界的一个规范的做法。这也是博物馆工作人员的一种职业操守和道德。现在既然媒体报道了,有专家对包括“壶王”在内的,他有疑异的话,那我们始终认为,他是一家之言,他只是在发表个人的看法。我们觉得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是把这看做是学术领域内的另一种看法。

杭州南宋官窑博物馆方面,将报请上级文物主管部门对“壶王”等一起征集的文物进行再次鉴定。

邓禾颖说:我们还是非常诚恳地在这里通过媒体向广大的学者发出邀请进行学术探讨,请大家进一步地就这些器物来进行学术探讨。

唐代的长沙窑是我国“釉下彩”技艺的最早发源地,其釉下彩制瓷艺术,被称为中国“陶瓷史上的里程碑”,对宋代的钧窑,元明清时期的釉里红等红釉产品的问世,都起到了最初的奠基作用。由于年代较久,存世长沙窑瓷器很少,特别是大型瓷器就更少,因此就更显珍贵。

现在关于南宋官窑博物馆中“壶王”真伪的质疑,也将“壶王”的捐赠者安徽淮北的民间收藏家丁仰振推到媒体的聚光灯前。此前有媒体报道:杭州南宋官窑博物馆的展品,绝大部分都是从丁仰振手中征集而来,他也因此获得了杭州市政府1500万元的奖励。

那么,丁仰振是如何得到这个目前饱受质疑的“壶王”?他又是出于何种原因向南宋官窑博物馆捐赠出大量的文物?昨晚丁仰振接受了《新闻纵横》值班编辑马文佳的专访,他这样谈起捐赠的初衷:

丁仰振:我是一个隋唐大运河的保护者,我就把它收藏起来,保护运河文化,将来对研究历史、研究文化肯定有一定的作用,几十年都一心扑在大运河的收藏上,我只是一个收藏爱好者,收藏的东西就是捐给当地博物馆。南宋官窑博物馆也很有名,只要是一个官方博物馆我也愿意捐给它,我只是一个捐赠者,因为这个东西怎么出怎么来的,这个无关紧要了,东西说话,我看着它挖出来的,人家也不一定信,过程当中我认为都是符合国家规定的,现在细节的东西我也不想去多说,但是今后我肯定有跟大家交待的地方。

对于目前他捐赠的“壶王”是赝品、以及获得高达1500万元奖金的质疑,丁仰振表示现在不想解释。但他强调博物馆接受捐赠的程序是规范的。

丁仰振:对任何一个专家什么评价,我不去针对任何一个专家,他说什么都行,这个事情通过一段的争论,真相会出来的,我可以说真相是明白的。

这个1500万总计是600多件东西,是政府给我的奖励,政府有文件给我,这1500万对我真正的去从市场收回来远远不够。我现在就说一句话,我只是一个捐赠者,真理慢慢会出来,专家学者之间的问题由他们去解决,现在捐赠的问题由南宋官窑去解释,我现在给自己说话我认为不适当,还不是我说话的时候,可能一些事情不辨不真,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最后事实的结果我认为会很好。

九阳神功2无限内购版

立彩彩票app

梦幻冠军足球2020破解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