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酒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死人会不会痛1-【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8:46:10 阅读: 来源:酒架厂家

我是国内某知名医科大学的老师。

有次,学校给任教的那班学生,安排了一堂人体解剖课,被用来解剖的是一具年轻女尸。这个机会很难得,因为尸体在我们学校向来非常紧缺,有的也只是老弱病残,像这样年轻的女尸,更是少之又少。

谁的亲属会愿意自己的亲人死了,还把尸体拿出来解剖呢!这在大部分人眼中,是对死者的不敬,严重的甚至认为,这会遭到死者鬼魂的报复。

上课铃一响,我便跟学生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比如要有心理准备,看了解剖过程后,很可能会恶心呕吐,甚至对心灵造成一定影响。又比如,解剖过程中,一定要严肃,要对死者心怀尊敬。学生个个很认真,同时脸上流露出惊恐的表情。

我一把掀开尸体上的白布,一具赤裸的年轻女尸呈现在大家眼前,大家不禁轻轻“啊……”了一声。

果然很年轻,二十三四岁,虽然有点消瘦,但也算是个美女。

听学校领导说,她死前是一名在读大学生,因为男友移情别恋,她想不开服毒自杀了。她的家人从遗物里找出一张遗体捐献协议书,都是好几年前写的了。

虽然,不能确认她死前是否还愿意捐献,但这协议书也算是她的遗言,她的家人便把尸体捐给了我们学校。我看过那份协议书,捐献者名叫林雨。

再看看她的表情,根本没有死人的丑陋与狰狞,反而像是熟睡的人。被男友抛弃,一定万分痛苦吧,所以死对她来说,反而是一种轻松,一种解脱吧!

“我们开始吧。”说着,我拿起一把锋利的刀,学生们也都缓缓围了上来,谁都不发出一点声音来。

当我的手触摸到她的皮肤时,却发现并不僵硬,反而有点弹性,突然,我有种感觉:“她该不会没死吧?”我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赶紧集中起精力,开始了解剖。

利刀从她脖子部位开始,轻轻一摁,再顺着往下划开,不一会儿就把皮拉开了,就像外套上的拉链,一下被拉开。然后我给学生讲解人体里面的组织,结构。学生也都听得很认真,这堂课,对他们日后从医生涯有非凡意义。

…………

一节课下来,好多同学都吐了,最轻的也难受得脸色煞白,头冒虚汗。下课后,我留下来收拾现场,我穿一根长线,把尸体皮肤从头到尾整齐地缝好。

就在我缝完最后一针,用剪刀剪下线头的一刹那,她突然睁开了双眼,狠狠瞪着我!!我猛地退后几步,两腿发软瘫坐在地上。好一会儿,见她没什么动静,我才敢看向她。没错,她确实瞪大了眼睛,正直直地看着上方,神色恼怒。

或许是生物学所说的应激反应吧,我安慰自己。然后壮起胆子过去,摸合了她的双眼,再把白布遮了回去。

从小到大受的教育,都是无神论,但这次我有点怀疑了。接下来的好多天,我都心神不定,老感觉有什么东西跟着我,有双可怕的眼睛在黑暗中盯着我。我的脑海中,总是浮现出女尸怒瞪的眼神,那根本就是一双有思想的眼睛!

那女尸几天后就被学校拿去火化了,骨灰也由亲属带走了。日子还得继续过,我继续着自己的教学生涯。

时间是最好的淡忘药,两年一过,我已经基本忘了这事。而且,我还认识了一个女孩,婷婷。

说起跟婷婷的相识,很偶然,甚至有点戏剧性。有天夜里,我到外面吃饭喝酒,12点多了才回公寓。回去的路上,经过一个漆黑的小胡同时,听到有女孩的哭闹声,以及几个男人的嬉笑声。原来,有流氓欺负女孩子!于是,身材高大的我冲了过去,上演了一出英雄救美的戏。那个女孩就是婷婷,后来,我们就认识了,渐渐地,就交往上了。

说起我的职业,我只模糊地告诉她,我是医科大学的老师。她不知道我具体是做什么的,也不细问,甚至对我流露出几分崇拜:医科大学的老师噢!这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当的,能不崇拜嘛!

有一天她突然问我:“你不是医科大学的老师吗,那你说,死人能不能感觉到痛?比如,被解剖时。”

我一惊,但很快又镇定下来:“真傻,人死了怎么还会痛。”

她好像并不认同我的说法,侧着头在思考。

>>

从那以后,她就经常问我这个问题,我被她问地心里直发毛。哪怕我重复跟她解释:“人死了,全身都神经细胞就没了知觉,因此被解剖时也就不会感到痛了。”但她总是不信,她说:“这些都是活人自己下的定论,或许,死人并不这样感觉到呢!”

后来,我甚至不太敢和她见面了,怕她缠着我问这个问题。

那天,想想我们有一个多月没见面了,打她电话也没接,于是,我去她公寓找她。

门是锁着的,她应该出去了。于是,我掏出她之前给我的钥匙,开了房门,在屋里等她。闲来无事,随手翻翻她那半敞着的抽屉,无意间发现几张用透明塑料膜装起来的纸。什么纸这么金贵,还要用塑料膜装起来?

我拿出来一看,顿时惊呆了!里面有一张遗体捐献协议书,再看看捐献者名字:林雨!!

后面有一张发黄的旧剪报,几个大字赫然呈现在眼前《女大学生被男友抛弃,服毒自尽》!!!

她怎么会有这些东西,难道她就是林雨?不对,林雨已经死了,甚至已经火化了,而且,两人长得一点也不像。那,她跟林雨有什么关系?

一种莫名的恐惧感散布我的全身,我两手发抖,觉得寒气从四周逼来,望望屋子四周,觉得无比恐怖。此地不宜久留!!

还来不及转身离开,只听从门外走廊里传来哒哒哒哒的走路声。这声音再熟悉不过了,正是婷婷穿着凉鞋走路的声音!我不敢动,不敢转身,也不敢出声,连大气也不敢出一个,嗓子提到了喉咙里。

哒哒哒哒……脚步声越来越清晰,越来越近……我闭上眼睛,就等死了。

突然,脚步声停下来了。周围什么声音也没有,死一般寂静。

她……走了?如果她没走的话,至少我能感觉到她的呼吸声。但许久过去了,我没有从后面听到一丁点声音。

我缓缓回头,一口气还没吁出来,只见一双血红的眼睛正瞪着我,就在我身后!

“啊!”我叫出声来,是婷婷!她一直站在我身后,瞪着我看!!可是我却一丁点都没感觉出来,没感觉到她的呼吸声,也没感觉到她的体温!!我甚至从她身上感觉到阵阵寒气。

“婷…… 婷”我哆嗦着叫她。她看看我手中的纸,又看看我,突然,她的眼睛在变,她的脸颊也在变……她的头发,身材,肤色,都在变……那双眼睛,那双怒瞪的眼睛…… 我想起来了,正是两年前我解剖过的那具女尸,的眼睛!!她的脖子上,有一条整齐的针线缝痕,一直顺着往下,直伸衣服里面!

“你说……死人……被解剖时……会不会……痛……?”从她嘴里发出一句尖利冰冷的声音……

>>

莽荒纪之无尽疆域

猎魂传无限内购版

申博娱乐

百战三界2oppo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