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酒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国9条能否阻击温州危机蔓延

发布时间:2021-01-21 15:25:44 阅读: 来源:酒架厂家

“国9条”能否阻击温州危机蔓延?

资金危局因民间借贷、资金链断裂而引发的“温州风暴”已带来连锁反应,其影响到底会有多大?会不会出现类似2008年的倒闭潮?  因资金链断紧张、还债困难,温州最近爆发企业老板“跑路潮”,甚至由老板跳楼自杀。如今,“跑路潮”有了蔓延之势,日前又爆出深圳LED企业老板举家跑路,鄂尔多斯一房地产老板上吊自杀。为了自救,温州一些老板开始贱卖豪车、抛售房产,回笼资金发展实业。  “国9条”能否阻击温州危机蔓延?全国人大常委、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民建中央副主席辜胜阻昨日表示,政府应当进一步规范民间借贷,警惕中国式次贷危机。  温州老板贱卖豪车抛房套现  一辆奔驰S600,市场价260万现在只要40万。你信吗?玛莎拉蒂、劳斯莱斯、兰博基尼……各种限量版的顶级豪车,近日云集温州的二手车市。因资金链紧张,温州一些老板贱卖豪车、抛售房产,以回笼资金发展实业。  记者在温州的二手车市场看到,五六十万以上的车比比皆是,数百万甚至千万的车辆也不乏身影,平时很少能得以一见的上千万的劳斯莱斯,在市场内竟然一下子能出现两三辆。“这几个月到这里卖车的,多数都是资金出现问题的老板。”二手车车商陈丽告诉记者。  记者看到,有很大一部分车都是2010年的,还有一部分为2011年,其中有一辆保时捷卡宴,购买时间为2011年9月。陈丽说,这辆车才开了两千多公里,基本上是全新的,车主保险也缴到了2013年。“若不是资金出问题,急于套现,谁愿意卖掉。才开了一个月不到,就损失五六十万。”  李先生看了一辆至少九成新的奔驰S600,这辆轿车买进时在260万左右,可随后卖方报出的销售价仅40万!在随后的交谈中,李先生得知原来这辆豪车属于无主车,也就是车主已经不在,即使支付费用,也无法办理过户手续。虽说,卖方称有办法帮忙过户、上牌,但李先生却没有下叉。  十一黄金周期间,上海房展会也上演了一番温州商人抛售上海房产的景象。温州一家小企业主称日前将手上4套上海的房子挂牌出售,一套比以前便宜了50万。其实,从9月中旬开始,上海房产市场上出现了不少“温州客急售房”,这些房源较市场价低了数十万乃至几百万元,有温州客甚至还附赠高档跑车。在杭州、温州等地,温州商人卖楼的现象最近也屡见不鲜。在温州经营一家汽摩配公司的张老板因债务到期,急需资金800万,只好紧急出售两年前投资的房产,回笼资金。  温州商人作出卖房的决定实属不得已,上半年银行贷款已基本停闸,企业只能靠民间借贷,民间借贷往年10%到20%的利息,今年竟然超过50%。除了民间借贷,各企业之间的互相拆借,但到了今年下半年,在温州已没法开口再向别人借钱。  近日传出七鑫旗集团董事长刘鑫浩负债近20亿出逃,但不为人知的是,在传闻出来之前,刘鑫浩已经转让了其持有的鑫洋电器88.92%的股权,并不再担任任何职务。  记者前日走访了刘鑫浩位于宁波市宁海县西店镇工业区的鑫洋电器,一位工人告诉记者,他们听说了老板跑路但是被公安局控制,而他们直到10月11日才上班。  记者来到宁海县工商局查询鑫洋电器的资料时,工作人员说道:“你也是来跟鑫洋电器要债的吗?”此工作人员表示,近期已经有很多债主来查阅鑫洋电器以及刘鑫浩的资料。  “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债主,很多都去法院上诉。前两天一个借给刘鑫浩500万高利贷的人和律师一起来的,债主说要回这500万,会给律师20%的酬劳。”此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宁海县工商局出示的鑫洋电器有限公司的基本情况显示,其法人代表已经变更为拥有11.08%股权的周伟清,刘鑫浩的88.92%股权已转让给目前担任监事的刘明霞。据了解,刘明霞很可能是刘鑫浩的女儿。  此次股权变更,发生在2011年8月30日,此时的刘鑫浩,早已经知道他发不出8月的工资,还不起银行10.95亿元的贷款,更无法承担8亿民间借贷每月仅利息就近3000万的巨大负担。  宁波  负债近20亿老板金蝉脱壳  资金链断裂引发的“跑路潮”蔓延,10月8日,深圳钧多立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毛国钧、其妻崔丽华及其在公司内任职的亲属全部失踪,自此音讯全无。  据了解,钧多立公司拖欠建设银行龙华分行贷款3000万元,拖欠中化集团远东国际租赁公司1728万元,拖欠供货商已登记款项1200多万元,据媒体报道,其拖欠担保公司3300万左右,甚至还有一些尚未浮出水面的高利贷。  虽然今年以来行业惨淡,但钧多立公司仍试图逆市扩张。据报道,钧多立公司2009年和成都双流县签下订单,准备在双流投资4亿元,建设LED研发、生产、封装及各类应用项目,项目签约后钧多立公司将把深圳现有工厂整体搬迁至双流西航港开发区。  一生产部员工介绍,虽然双流生产基地已投产,但效益一直不好,正是这逆市扩张的一次冒险,令钧多立公司陷入资金链断裂的困境。因了解公司的资金困境,财务部很多员工相继辞职。  一位刚来公司三个月的财务部员工对记者说:“刚来公司第二天,老板就让我做融资贷款的事,我就知道公司财务状况不好,就想辞职。”但随后被老板用加薪的方式安抚下来,三个月中,她多次提出辞职,但都被老板压下。  采访中,多位员工均提到钧多立公司的家族管理模式:公司经营由毛国钧一人操纵,其妻崔丽华负责财务和审计,就连很多中高层管理人员也不清楚公司的一些核心事务。即使在公司业务扩大时,也并未建立一个全方位的人才团队,只靠一个人操盘,在面对经营困境时,压力巨大,难以抽身。  一位供应商向记者表示,虽然钧多立公司资金链紧张,但老板跑路似乎是“突发事件”,该公司财务部一位员工对记者说,她正在和老板亲属联系,老板可能还会回来。  一家LED企业老板举家跑路  深圳  遭到多位债权人催债,鄂尔多斯市中富房地产法定代表人王福金9月24日在厕所上吊自杀身亡。虽然今年下半年以来,已经出现部分房地产老板因资金链紧张外逃的事件,但因此而死亡的尚属首例。  与很多出现问题的房地产公司一样,中富的问题是信贷紧缩环境下资金链极度紧张。  中富有两名股东——郝小军和王福金,王福金法定代表人,持有公司30%的股权,郝小军持有70%的股权。中富公司在经营过程中共向373家个人及单位举债2.63亿元。  2.63亿民间借贷成本不菲,多位债权人向记者透露,他们给中富的利息为3分,也就是说,中富每个月都要为此支付789万元利息。  多名债权人称,自己放贷的资金也是贷款而来。一名从2009年开始借款给中富的债权人表示,其债权共两千万,只有几十万是自有资金,其余大部分是用2分或者2分5的利息从亲戚、朋友处借来,因为中富可以给3分的利息。另一位债权人表示,自己的钱大部分是从银行获得的房产贷款、汽车贷款。  有债权人传言郝小军逃跑,中富公司则表示郝小军是“因患病长期在外治疗,无法及时返回”。本组稿件综合21世纪经济报道、中华工商时报等  鄂尔多斯  2.63亿借贷逼得地产商上吊  专家观点  全国人大内司委副主任委员辜胜阻——  引导民间资本阳光化  警惕中国式次贷危机  国九条支持小微企业发展,引起广泛关注。昨日,全国人大常委、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民建中央副主席辜胜阻在渝参加2011楚商合作发展论坛时表示,政府应当进一步规范民间借贷,警惕中国式次贷危机。  生存难八成贷款来自民间  “2008年是中小企业最困难的一年,而今年是中小企业最纠结的一年。”辜胜阻称,2008年是没订单,如今是有订单做还要亏钱。“虽然国九条出台前,总理调研的是温州,但是国家出台的政策不仅是在救温州,而是在救全国的中小企业。”辜胜阻说,2008年金融危机时,东莞成了暴风眼,如今这场危机的暴风眼在温州。在银根紧缩的情况下,中小企业80%的贷款来自民间借贷,因成本高、风险大,这对中小企业来说是引鸩止渴。一系列难题至少让60%~70%的中小企业生存困难。  来钱快资本流出实体经济  “现在,我国正面临民间资本”热钱化“、民间金融”高利贷化“、实体经济”空心化“、整体经济”泡沫化“的威胁。”辜胜祖忧心忡忡地表示,由于民间投资、借贷无序发展,利益分配严重失衡,正在让民间的资本从实体经济中脱离,政府需要警惕中国式的次贷危机。  “前两年炒房,现在则炒钱。”辜胜阻称,两年前,他与一位温州老板交流,该老板做小商品加工一年仅赚几十万,但是他老婆投资炒房一年能赚数千万。  如今,放贷成了最赚钱的办法。辜胜阻表示,他曾进行过调研,2002年,义乌有上千家打火机生产企业,占了全球打火机80%以上的市场份额。然而,在出口受阻、成本上升、利润下滑的大环境下,如今仅余百来家,大部分老板都选择了来钱速度更快的民间借贷。  辜胜阻说,已有不少做实业的老板把盈利的目光放到了金融市场,“做实业亏了,再用小贷公司的高额利润去填补。”其调研结果显示,目前银行贷款利率为7%,民间借贷利率则是其十倍乃至更高,浙江最高达180%。同时,上市公司乃至银行资金的流向也出现了一些偏差。截至今年8月底,有64家A股上市公司发放117项“委托贷款”,贷款额度达169.35亿元,同比增长38.2%。  规范化助民间资本阳光化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必须对民间借贷一票否决。“银行借贷远不能满足中小企业融资需求,必然需要有一道‘侧门’。”辜胜阻认为,从政府的层面应当引导民间借贷走到地面,帮助其规范化、阳光化,甚至帮助其成为推动国民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板块。  对中小企业,辜胜阻建议,首先要提高产品附加值;其次是改变以数量取胜的增长方式,实现由多到精的转变;第三,切忌盲目规模化,宁要利润不要规模。最后,要改变之前急于追求效益的态度,要以长远的眼光推动企业发展。  样本产业分析  规模向上盈利向下  LED产业遇成长烦恼  金融危机以来,德国、意大利等收缩了对LED产业的支持力度,由于欧美经济不景气,国外订单下降,今年国内LED产业增长低于预期,而钧多立事件也折射出了国内LED行业的困境。一家标杆企业突然倒下,让行业上下游的企业都开始担心自己的货款安全。市场不景气,LED行业也面临格局调整。  快速扩张未带来盈利效应  作为新兴的高新技术产业,LED行业近年来在我国快速发展,A股市场目前与LED产业相关的上市企业就达到34家,总市值约1782.6亿元。  然而,LED产业在产能规模扩张的同时,应用市场的增幅却差强人意。进入2011年,由于LED市场需求发展速度低于预期,家用市场仍属空白,国内整个产业链上的产品价格开始大幅下跌,面临着增产不增收的尴尬局面。例如,上半年三安光电芯片收入增长101%,毛利反倒下滑10.7%;德豪润达封装收入增加385%,却难阻毛利减少8.4%。  东方证券电子行业研究员周军认为,LED行业2011年整体增长低于预期已成为不争事实,许多企业订单量较2010年大幅减少,有些企业自5月以来甚至交了白卷。浙商证券分析师赖艺蕾也表示,在目前已公布三季报预告的16家LED类上市公司中,已有6家公司表示净利润较去年同期有所下滑,预忧率达37.5%。  对于今年LED产业的调整,投资者显然也是心知肚明,本报数据中心的统计显示,今年前三季度34家LED上市公司的股价遭遇了全线下跌的窘境,其整体跌幅达到29.35%,远超同期沪深300指数17.49%的跌幅,国兴光电、山东精密等10家公司在此期间的累积跌幅甚至超过40%。  虚弱“内力”遇发展瓶颈  周军认为,预计今年全球LED市场收益增长率只有9.8%,远低于去年108%的水平。他指出,由于整体经济大环境欠佳,导致国际LED大厂加速价格下调,价格竞争加剧,直接对国内LED企业形成打压。就国内而言,LED方面的投资多是在2010年,今年才开始量产,过度扩张产能的集中释放以及全球市场的低迷却引发国内LED市场的不景气,部分LED企业面临前期投入资金回收期拉长甚至难以回收的不利局面,资金链断裂的风险骤然增大。  中投顾问高级研究员贺在华指出,国内LED照明产业刚刚起步,面临诸多市场问题。中国大部分LED企业,只能栖身于产业链末端的封装领域,所获得的利润不到整个LED产业总利润的40%,但就在这种“别人吃肉我喝汤”的窘迫局面下,国内LED企业仍在产业链低端反复投资,这显然不利于抵抗风险。  赖艺蕾则表示,LED产业在发展初期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但国内从事LED的企业大多规模有限,在今年LED产业本就不景气的局面下,相关公司又遭遇了银根收紧的难题,LED企业钧多立的董事长之所以“跑路”,也是因为资金链的断裂。  LED前景虽好现实难熬  虽然发展之路不平坦,但业内人士对国内LED产业的发展以及由此带来的投资机会依然给予了积极的展望。兴业证券电子行业研究员刘亮指出,中国对于LED产业的扶持力度很大,有望在年内将部分LED产品率先纳入补贴范围,此项政策有助于打开LED照明终端市场,形成LED照明规模推广。  可钧多立的倒闭,让不少业内人士都心生担忧,记者了解到,深圳目前规模LED行业约有4000家,今年上半年已经有100多家中游封装企业,300多家下游应用企业倒闭。  深圳宝嘉光电副总经理郭揭生告诉记者,国内市场没有起来。行业不景气,加上钧多立的倒下,已经使得行业内人人自危。而中游封装如果萎缩,还会给整个行业带来影响。  高工LED产业研究所是国内LED领域最权威的研究机构之一,该所所长张小飞称,根据他们掌握的消息,还有两到三家规模LED企业出现资金问题迹象,LED产业存在的问题还很多,年底资金仍然紧张,无行业标准,外贸退货增多,可能还有更多的企业倒闭。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